斯坦利港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周仲瑛先生临床用药经验5则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临床康复成果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a_jiankang/171022/5781320.html

导读:今天学习周仲瑛先生的临床用药经验。

01楮实子有养阴利水之功

临证有不少病人水肿与阴虚同在,这种情况病因不一,其中有因素体阴亏,津不化气,气不化水而成者,如投利水之泽泻、木通则更伤阴津,以地黄、阿胶辈补阴又碍气化,是为两难。

用楮实子治阴亏水肿收效甚佳。本人认为本品平补肝肾与枸杞子相仿,利水消肿与泽泻相似,兼有二者之长而无利水伤阴之弊。

考《别录》云本品“主阴痿,水肿,益气”;《大明本草》言其“壮筋骨,助阳气,补虚劳,助腰膝”。据此可知,楮实子确有扶正利水之效。

临床上不仅以本品治许多阴伤水肿,而且治更年期面浮胫肿也有殊效。楮实子补益肝肾,似能调整内分泌的功能。

因更年期患者阴气自半,气化不利,楮实子补阴气,助阳气,利水湿,故为对证之品。

肢节肿甚者可配以天仙藤。

曾治林女,年届半百,停经五月,两月前复潮,面浮胫肿,左手时麻,大便干结,舌紫苔薄,脉细。

证属肝肾本虚,血瘀气滞,水津失布,处以培补肝肾、活血补水之剂效果不著,于复诊方中加入楮实子12g、天仙藤10g,服7剂,浮肿全消。加减续服10余剂,经净症减。

02诃子能敛能散,有清降肺火之长

痰热犯肺,临床殊为常见,治之无非芩、蒌、橘、桔之类。本人治此证常在辨证基础上加诃子3~5g。

诃子苦酸涩,性平,功能敛肺涩肠。现代临床多用以治久咳无痰,肺失敛肃或久泻滑泄,纯虚无邪者。

药理研究证实本品含没食子酸、诃子酸等,这些成分有较强的收敛作用。

但本品收敛而不留邪,对肺热咳嗽,咯吐黄绿痰者,小量用之有苦泄清肺降火,化痰利咽作用,临床常与挂金灯同用。

挂金灯清热化痰利咽,润而不燥,二者配伍止咳而不敛邪,祛痰而不耗津,故用于许多病例,从未见痰热闭肺者。

上溯其源,《新修本草》曾云诃子“治痰咳,咽喉不利,含三数枚殊胜”。《四声本草》也提出:“下宿物,止肠澼久泄,赤白痢”。

可见诃子的治疗作用是双重的。

曾治宋男,发作性咽喉梗塞不舒,咳呛气逆,咯痰色黄而稠,胸闷呼吸不畅,口干苦,苔薄黄腻,属肝经气逆犯肺。

于清肺泻肝方中加挂金灯6g、诃子5g,服7剂后,咳痰减少。续服7剂而发作控制。

03细辛、酒大黄辛散苦降治郁火

细辛、酒大黄,为寒温同用之配伍。

细辛性温味辛,芳香燥烈,清而不浊,有升浮之性,“善降浊气而升清气,故治头痛如神”(《本草新编》)。

据现代药理研究,本品含多种挥发油,对动物有明显的镇痛、镇静作用。

大黄大苦大寒,性禀直逐,长于下通,酒辛温而散,行血载药,大黄得酒之助,可上至巅顶,驱使火热下行。

临证用治肝旺火郁,风火上扰之头痛,取细辛辛开散郁,大黄清热泻火,二药相伍,辛散苦降,一温一寒,相反相成,而无燥烈伤阴之弊。

如治尤某,女,40岁,头痛反复10余载,发时头额巅顶疼痛怕冷,四肢清冷,恶心呕吐,平素常苦头晕不适,口干咽痛,寐差多梦,大便干结,经行先期,舌质红苔薄黄,脉细。

证属肾虚肝旺,肝经风火上扰,本虚标实,先予治标为主。投方:细辛3g,酒大黄5g,川芎10g,天麻10g,炙全蝎3g,炙僵蚕10g,生石决明30g(先煎),龙胆草3g,苦丁茶10g,怀牛膝10g,玄参10g。

方中细辛、酒大黄清散肝经郁火;川芎、天麻入肝经,平肝熄风止痛;全蝎、僵蚕、石决明可增平肝熄风之功;龙胆草、苦丁茶具清泻肝火之力;玄参、怀牛膝滋阴补肾,引火下行。

服药14剂,头痛遂平,法转治本顾标,巩固疗效。

04生地、白薇养阴凉血退虚热

阴虚液亏,血液粘稠,运行缓慢,郁而生热者,可用生地、白薇养阴退热、除血痹。

生地鲜品有凉血止血作用,干品凉血而能活血,功能滋阴液,行血滞,除痹痛,清郁热。《本经》云其“除寒热积聚,除痹。”

现代研究指出地黄有多方面作用,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可使疼痛减轻,肿胀消退,发热渐降,血沉恢复正常。

白薇咸寒,功能清热凉血,为血分要药,用临床多用于阴虚液亏,潮热骨蒸,《别录》载白薇“疗伤中淋露,下水气,利阴气。”

“利阴气”即很好地说明了白薇通血脉的作用。

二者合用可治阴虚血热之中风,血痹,肢体疼痛,麻木不遂,低热,口干,舌质偏红等症。

曾治赵女,周身关节疼痛数年,月来加剧,周身酸楚,肩时疼痛,两腕肿胀,足胫肌肉酸胀不利,苔少,舌偏红,脉细兼数。

此为风湿久痹,络热阴伤,治以祛风除湿,养阴清热,药用秦艽、防风、防己、全蝎、地龙祛风通络,生地、白芍、白薇养阴泄热,服14剂,腕关节肿胀消退,疼痛亦缓。

续服14剂,病情控制,血沉由56mm/h降至21mm/h。

05陈莱菔英、大腹皮行气除满消腹胀

陈莱菔英为地枯萝的地上叶,历代用之甚少,功似地枯萝而气偏轻灵,入胃肠行滞气,用治胃肠气滞腹满,不同于地枯萝的专消有形食积。

大腹皮为槟榔之果皮,功虽类同,而不似槟榔消积破气之猛,擅长于行气宽中、疏滞消胀。

二药合用,对慢性胃肠疾患腹胀属实者殊效,虚实夹杂可配以补气之品如太子参、白术等消补兼施,但纯虚腹胀则非所宜。

如治汤女,52岁,患腹胀1周,食后较著,纳少不馨,大便不畅,苔薄脉弦,属肝失疏泄,脾弱气滞,用陈莱菔英、大腹皮各10g,配入疏肝健脾方中。服5剂,腹胀大减,后加重健脾药而收全功。

注:具体治疗与用药请遵医嘱!本文选摘自《周仲瑛医论选》,周仲瑛著,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,.7。本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